此日起给你的理思众一种也许 看理思App上线

  • A+
所属分类:水果盘
我们不想做一个教育类产品,只是越去钻研,越是觉得我们这一代人文化上的缺失。 虽然今天做App对于很多互联网公司已不成问题,但对于从出版起步,几乎不具备丁点互联网基因的我
此日起给你的理思众一种也许 看理思App上线

此日起给你的理思众一种也许 看理思App上线

  

此日起给你的理思众一种也许 看理思App上线

  

此日起给你的理思众一种也许 看理思App上线

  

此日起给你的理思众一种也许 看理思App上线

  

此日起给你的理思众一种也许 看理思App上线

  我们不想做一个教育类产品,只是越去钻研,越是觉得我们这一代人文化上的缺失。

  虽然今天做App对于很多互联网公司已不成问题,但对于从出版起步,几乎不具备丁点互联网基因的我们,就不很容易了。

  当时在座有理想国的创始人刘瑞琳,还有陈丹青、梁文道等老朋友。大家边吃边聊,刘瑞琳请大家为理想国未来要做的新业务起名字。

  尽管“看理想”这个名字,不是很直白也没有很顺口,但可能它在大家心中已经根深蒂固,想不出更好的替代,就不妨让它一直“根深蒂固”下去吧。

  当时哪里想到,短短几年后,“看理想”的业务范围,远不止那年秋天聚会所谈及的了。

  我们以往制作的《杨照史记百讲》与《白先勇细说红楼梦》等节目,也可以在App上收听。

  *据统计,买过理想国品牌图书的总人次约5000万,看过、听过看理想节目的总人次约12亿。

  同时,我们还在不断挖掘选题,试图增加更多元的内容,尽管一遍又一遍地被boss梁推倒重来。

  从单纯的视频节目,到今天App正式上线,几年沉淀,“看理想”已经是一个独特的文化品牌。下文是“看理想”团队写给所有读者、观众的话。你若有一些时间,不妨听他们慢慢道来。

  公司名字有了,但做一个App也是要有名字的。为App起名字可是个大工程。

  不过,像是望远镜的两个圆点(虽然也有人说是猪鼻子),时小时大,倒是成为“看理想”的一贯标识。

  未来的节目,视频音频的边界在哪里,能既好看又好听吗?有没有可能做出电影级别的广播剧?能不能快乐地、或者至少是不焦虑地建立本该有的「知识架构」?对于boss梁来说,这些都是基本要求。

  如果你有时间对比一下梁文道的新节目《八分》和老节目《一千零一夜》、焦元溥的新节目《一听就懂的古典音乐史》和老节目《古典音乐入门指南》,可能会发现,我们更加重视话题和故事了——我们增加了画外音和新闻素材的采集,增加了对谈、问答、花絮的策划。

  目前上线的免费节目有:《一千零一夜》《圆桌派》《局部》《听说》,是的,这些可能已经陪伴你两三年的视频节目,我们全新制作了音频版,并辅以文字注释,在你不便看视频的时候,随时随地收听音频,全网独播。

  。回想一年前,让我们最终放弃大平台保本的方式,也是因为这样的批评:“我是很喜欢看理想,但你们能不能别让我下载那么多我不喜欢的App!”

  看欧美大学的通识教育、查“文理学院”的课程设置,回头去找民国大学课程、甚至研究远古中国的“六艺”究竟是什么,无数的讨论会、框架设计、推翻、再设计……

  当然还有梁文道的最新脱口秀《八分》,专业(戏精)团队的《看理想FM》。如果顺利,你还能听到更多全新策划的免费节目。

  趁着春天时天暖花开,我们举办了第一次「室内生活节」,这可能是第一个把文化艺术和生活美学结合起来的系列活动,一个月连做50场,同时推出N款产品。

  又过一年,《圆桌派》上线。知道“看理想”这三个字的人,忽然一下子多了不少,市场上终于收获了勉强不错的回报,我们的团队也扩充到了十几人,虽然仍然被大多数观众误解为优酷的一个栏目。

  做视频节目,总得看平台、广告主爸爸的脸色;做音频内容,倒像是回到了做书的老本行,靠“手艺”吃饭。

  从强文化属性的视频节目,到综艺脱口秀,再到音频节目,看理想几乎每年一次大转身,我们自己应接不暇,更别说雾里看花的你。

  四年前,看理想从图书品牌“理想国”延伸出来时,正职员工只有一位半,很荣幸,他们都健在。

  如果非要谈我们的原动力,除了摩羯座boss梁的无理要求,可能就是在这个团队里的人,是有一些共同的信念的(虽然,也可能是误区)。

  *据统计,看理想团队目前总人数45人,预计2019年底,可能增至70人,也可能降低至0人。

  理想国“正式”成立于2010年,经过几年图书出版和品牌活动的积累,在2014年秋天,开始策划新的产品线,陈丹青老师听说我们当时要做影像,便在一次闲聊中随口道了句,“看理想”就挺好啊,看得见的理想国。

  这是boss梁对我们内容团队的终极问题,为了完成这个作业,半年多的时间里,大家没少做无用功。

  假如你真有些惊喜,能让我们能延续那“另外的一种可能”,我们真心就很满足了。

  他说,愿意听,还听得进去的内容,才有可能变成知识,才有可能避免这个时代持续生产的焦虑。

  三年前,我们策划制作的第一批视频节目——《一千零一夜》《局部》《听说》——同时在优酷上线,虽说口碑都不错,但在商业上,却一直磕磕绊绊。

  一转眼,火热的夏天就来了,整个团队甚至没等喘口气,酝酿已久的App就实际启动了。

  *据统计,自从梁文道担任看理想的内容总策划后,已经策划、监制、录播了将近1000集音视频节目,在2019年,预计还有2000集上线。

  vis,来自拉丁文。“看”的意思,演变的单词,vision、video,都与看相关。

  但总是希望,有那么一些人,可以留下来,经常看看我们这些不甘心、爱折腾的“一小撮”,又在捣鼓什么自以为好的新节目。

  即便这些都做出来,我们也觉得还是不够。音频、视频、文字,只是载体,必须加上美妙的包装,才有可能让你在焦虑繁忙的生活里,为知识和好奇心挤出一点点空间。

  那就是,不甘心现状,总是自以为我们现在看到、听到的那些节目,都还不够好。

  有些话想跟你说说,可能看着有点刻意,但请不要介意,我们就是这么一群有(xia)追(zhe)求(teng)的人。

  ● ●回想起来,看理想这几年,天天都在跑,从一个半人到今天将近五十人的团队,我们总算想明白了一件事:给人代工,不如做真正的自主品牌。

  每周一个新节目,这是我们给自己的枷锁,所以,你再也不用担心没有节目更新的日子了。

  topia,来自希腊文,有“地方”的含义。来自“topos”,希腊文的“地形”、“处所”,后来演变成英文“topic”,有了标题、题目的含义。

  你能看到杨照的《中国经典导读》,近期上线徐贲的《西方经典导读》,这是理解世界的知识基础;我们会尽量在今年底推出哲学方法和全球史的节目,这是针对每个人思考方式和大视野的训练。

  声明: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,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,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。

  我们继续找张亚东老师做音乐总监,给所有音频节目定调性,亲自谱曲,强化声音的辨识度;又找靳刘高设计室的刘小康老师做品牌规划,建立完整的视觉语言。

  有企图心的大制作《一听就懂的古典音乐史》;全新专栏“杰作”,双周上线一个新节目,寻找各个领域的讲者,带有个人温度,介绍那些不可不知的人类文明杰作,无论它是艺术、文学、音乐、电影作品。10月份你将能听到是王瑞芸的《10件作品里的西方艺术史》、胡德生的《故宫藏明清家具艺术10讲》、李如一的《二十世纪十大唱片里程碑》。

  。看理想,三个字一出来,似乎就“对”了。在场的人,或是后来听到的人,都没有再犹豫。几天后,道长又发来看理想的英文名:vistopia,一个新造的词汇。

  我们开自己的玩笑,「看理想」注定是个小众的App,大量的粉丝和资本,我们可能是无缘了。

  *据统计,中国市场移动应用已超400万,每一天有几百款应用上架App Store。看理想的一大步,只是四百万分之一。

  很快我们就分别在豆瓣、网易云音乐,上线了三档音频节目:《白先勇细说红楼梦》《杨照史记百讲》《焦元溥古典音乐入门指南》,订阅量还算过得去。于是,老板也决定增加内容团队的规模,做更多的选题储备。

  我们也希望每次都能信誓旦旦地向你们承诺新一季的时间,能顺顺利利地推出新节目新作品,可是认认真真做一档文化类节目真的很不容易,在这个流量至上的时代,资本也并不轻易认可“小众”。

  在大家讨论了无数次后,道长索性建议我们用起最原始复古的方法,每个人从家里带来他们想到这个产品最先联想到的东西,或是照片打印出来带到公司。于是在一个春日的午后,有了下图的画面——

  如果说在一年多之前,其实我们自己怎么也想不到,2018年在boss梁(梁文道是我们的策划人,非真老板,boss是我们平日对他的“昵称”)的指挥下,看理想居然再次“上天入地”,简直翻了一百八十番。

  我们花了更多功夫去找版权内合适的作品,甚至有些节目,比如《故宫藏明清家具十讲》,不惜成本去找配乐师,专门制作最适合的主题音乐。

  回到主题,,下载体验看理想App,或者在评论区告诉我们你心目中「看理想App」应该的模样。

  陈丹青听了别人的几个建议后,慢慢说,既然要做影像,“看理想”就挺好,看得见的理想国(

  更新时间常常无限期延后,以至于现在我们还经常在微信后台收到类似“XX节目何时上线,不要再放我鸽子了!”的“催更”留言。

  utopia,是英国人根据希腊文造的字,不存在的地方。中文音译的好:乌托邦。